看似繁华如织锦,但,更多的还是凋零丨百花丛声

摘要: 春天犹如一个短命的天才,总是给人过一天少一天的决绝,一日日里,拼命挥霍汹涌的才华……大家心照不宣,默想着春天,命不久矣,无法不感到忧伤。春天就是赶赴一场接一场的盛宴,看似繁华如织锦,但,更多的还是凋零。

08-30 14:25 首页 百花文艺



点击音频收听朗读↑



相关阅读:春有信(之一



春有信

 

文/钱红莉



【之二】

 

H君:

 

人在春天真不能生病,这样会错过许多东西。昨天写完两千字后,昏睡了一上午,直到饿醒,胃像被一个铁钳揪住似的难受,饿得心发慌。出去找饭吃,五百米的路怎么也走不到头……西药太伤人了,整个头像被什么东西罩住,估计骑车都会摔倒,难以形容的不适感。

 

下午还是昏睡。黄昏挣扎着起来,去外面走了四十分钟。小区里的李树全在开花。楼层的北面温度略低些,几乎半花半蕾;楼层的南面光照强,就所有的花都开了。

 


垂丝海棠也结起了花骨朵儿,细微的,桃红色花苞,倒垂而下——每年都是那么繁密的花蕾,也不晓得累。桃树零星几朵花,探头探脑的,仿佛不相信春天真的来了似的。

 

才一天的时间,太快了,这些花,让人措手不及。

 

夜里,又出去走,至李树下,一阵芬芳馥郁,直冲脑门——怎么那么香甜,简直不信李花也有香气。这股香气都能把一个尚在重感冒中的人的嗅觉调动起来,而且非常好闻,是甜香,郁郁菲菲地袅绕,不是那种肉肥肥的傻香,是精神之香,与青草被割断的香是一致的。我一圈一圈地来回,一次一次经过李树——都是高可及屋的树,枝杈蓬松四散。农历二月十二的月亮非常白,有光芒和激情,不远处,一群人跳广场舞,固定的几首歌车轱辘一样来回放……我这边特别静谧,及至忘我地一遍一遍地走,犹如禅修,渐渐地肉身也被忘记了,灵魂出窍的虚幻。如果有一架高能相机,将月下的李花拍下来,不知有多美。

 


白天看李花纷纷扰扰的,

夜里则有大不同,寂静的,

在月色下打磨自己,

慢慢地温润起来。

偶尔一声犬吠,

恍如置身荒野,

整个眼界里只有星空与明月。

那样的时刻,有了天地之感。


幸亏我夜里挣扎着出去走走,不然,错过了这么美的意境,有多可惜。李花的花期也短,只要一场雨,便谢了。明天有雨,满地该都是残花了。早晨劝孩子起来,他刷牙间隙大声喊叫,我闻声从厨房里出来,问怎么了?他指指窗外:看!透过客卫的窗户,也能看见对面三棵李树,如烟如霞,如梦如幻……原来,一个七岁的幼童,对着一树花,也会心动。

 

春天犹如一个短命的天才,总是给人过一天少一天的决绝,一日日里,拼命挥霍汹涌的才华……大家心照不宣,默想着春天,命不久矣,无法不感到忧伤。

 

今天,忽阴忽晴,天上飘过薄薄的云,从我的窗户可以望见东面的天,七点时仍有玫瑰色云团,一点一点地拉扯,像外婆耐心地铺一床棉絮,这里掖掖,那里拽拽,做得认真细致,有流水潺潺的韵味。不晓得为什么——朝霞总是令人轻松愉悦,而每每望见晚霞归山,总有大哭的冲动。是不是读多了《诗经》?夕暮晚归,羊牛下山的场景早已随着农耕文明一起消失了,可我们还要有大哭的冲动。

 


有一天,边走边浏览一家杂志的公众号,看见一个人写的一段话,把我默默打动,站在原地,愣怔良久。抄给你:

 

梅花插瓶无须多,一枝就足够,在灯下疏影横斜地静默着,可以提醒你,哪怕半生失意,还有这点压箱底的美学,撑着你,穿过风雨,穿过人潮……

 

一个拥有过亿资产的人大约无感于这样的话吧。他不能够懂得灵魂生活该是怎样的广阔无界。“就算贫穷,听听风声也是好的”,这样争名逐利的时代,再来重温这句话,只能迎来嘲讽。可是,他们何曾懂得过,精神生活在整个生命里所占的比重?向来不羡慕拥有雄厚资产的人,唯一艳羡的是这样的人:一天天活得从容不迫,自尊地做着一份平凡工作,灵魂生活却无比丰裕……

 

今年的这个春天,几乎没怎么做饭,去外面乱吃一顿了事,这样可以节省出许多时间,一下感觉自己宽绰多了。这也叫及时止损。空出的时间,可跑步,可闲走,可做一些值得做的事情,情绪也会相应地趋于缓和。以往,每每看见家里杂乱无章,脏衣服堆在卫生间,会无比焦虑,想着一上午都做不完这些低俗无聊的琐事,濒临崩溃边缘。

 


现在不了,我问自己:这些料理不完,你会死吗?


既然不会死,就慢慢做。

 

如今我学会把不必要的日常生活全过滤掉,径直坐在电脑前……结果是,天没有塌下来。感觉日子慢下来了,像疗伤一样,渐渐地获得了精神的自愈。我爸爸那天一进门就说:你家像杂货店一样。我不以为意。又不开门纳客,搞那么光鲜整洁做什么?屋子不过是寄身之所,有时间就收拾收拾,没时间,拉倒吧——我又不欠你们的。

 

今天下午无论如何也要带孩子去看东面山坡上的油菜花,然后顺着那条小路,去教堂,还有一条小河……小河边一大片梅林,可能全部凋谢了。春花太多,也没人关注她们了。


春天就是赶赴一场接一场的盛宴,看似繁华如织锦,但,更多的还是凋零。

 

桃树的花期稍微长一些,花朵也不怕雨,无论阳光下,还是雨中,桃花给人的感觉始终是贞静的,有韧性,有力度,即便凋落在地上,也还是满腔热血的样子。别的花,一旦凋落就病恹恹的。辛夷花同样如此,安静地开,安静地落,适逢雨水的天气,适时凄清起来,一片花瓣冷不防被风吹落,整个花朵豁了一道边缝,犹如一只美丽的瓷碗碰了一道裂痕,美感顿失,一落千丈地不堪起来。白玉兰亦如是,每逢下雨,仿佛整个人生的基调就变灰了,颠覆似的,一整棵白玉兰踏上了凄厉之途,是一个妇女站在雨中哭,哭累了,忽然想起肚子饿了,还要吃饭……忽然没有意思起来,连先前的哭泣都失去了悲伤的意义。这一切就是这么的糟糕。


每每三月,总会想起海子。他留下的那些短诗总是萦绕心怀:

 

雨是悲欢离合 / 雨是一生过错……

荒凉的山冈上 / 站着四姐妹 / 所有的风都向她们吹 / 所有的日子都为她们破碎……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 高原上一座荒凉的小城……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 今夜,我

想你……

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 只身打马过草原……

 

——仿佛一个人的内心有许多苦水,尽情地趁着春天倒出来……



文学的意义何在?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原本都没有意义,是我们偏要赋予它意义。


 

——选自《散文》2017年第6期,朗读:田静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散文》




首页 - 百花文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