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动城市群发展,政府要为创新“架桥铺路”

摘要: 一言蔽之,去除障碍,为创新“架桥铺路”是政府在都市群协调发展中重中之重的角色。

08-29 20:12 首页 BCG波士顿咨询


导读
由天津市政府、全国工商联、科技部和财新传媒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企业融资洽谈会近期在天津举办。我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周园女士受邀出席了创新驱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主要内容如下:

城市群协同发展这个观念有几个关键词,一是多元化,也就是城市之间的梯度配比。首先要有主核城市,主核城市一般是指国际性大城市,人口在500万以上,在一些城市群中会有一到两个。主核城市的作用就是一个生产要素跟资源配置的重心,这里面是金融、总部经济、包括高端服务业聚集的中心,也就是京津冀中的北京。

还有一个是次核,次核的人口一般在50到600万,基本上在一个城市群中会有3到5个次核城市,它扮演的主要是产业高端制造、贸易物流、新技术开发、创新等角色。在京津冀区域里面,天津和雄安扮演着新的经济三角中的两个角的概念。下面还需要的就是区域枢纽城市和中小城市,区域枢纽城市包括以零部件、经济加工、服务周边城市的一些服务功能,再往下的小城市包括50万人以下的一些城市,这些城市会在10到30万人口左右。与国际先进都市群相比,包括跟长三角和珠三角来比,京津冀区域最缺的是次核以及中小城市的发展,所以这是第一点,梯度发展。


第二点就是差异化的定位,各个城市之间首先要围绕主导产业分工协作,避免同质化的恶性竞争。同时不同的区域对自身的定位不同,可以提供不同的要素支持。以美国的城市群波士顿、纽约、华盛顿、费城等为例:波士顿是典型的创新中心,华盛顿是政治中心,纽约是经济中心,分工鲜明,各司其职。而且在这个城市群中差异化的定位也能增强区域整体的抗风险性。现在看京津冀以及中国很多城市之间的定位很大的一点缺憾就在于缺乏差异性,各个区域之间的定位差异过于概括,所以就会造成一些恶性竞争的风险。


第三就是协同,城市群协同的核心就是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跟联合,在自由流动这块,我想举一个具体的例子,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物理边界由基础设施决定。如果我们从高速公路轨道这一点看波士华(波士顿、纽约、华盛顿、费城),按照每平方公里的高速公路长度计算,波士华是0.13公里,对比京津冀0.04公里,是我们的三倍。


再回到今天创新的主题上,我想谈两点补充一下。一个是创新驱动,如果看全球的经济发展,固然国企在创新和国家力量当中都扮演很重要的力量,大部分的创新的主力应该是中小企业,因此京津冀区域的发展重点是要扶持中小企业进行创新。再结合天津的主题,天津本身有小巨人的计划,其实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我们在推广推动中小企业创新方面还有很多要做。

最后一点就是政府在创新中的力量,政府在创新中发挥着其实非常重要的力量,但是,我们还要平衡政府跟市场的作用。因为很多政府的政策本身都是双刃剑,过度或者缺乏平衡的使用其实会带来一定的压抑跟伤害。在国内很多时候谈到创新的时候,政府会有补贴,无论是现金、资金、政策免税还是鼓励等等。其实我们认为这个反而是政府应该最后考虑的,最不经济的手段,因为从政策的杠杆作用上来说这些作用并不是那么大,而且受益面比较窄。


我们会真正建议政府几点比较重要的措施。第一应该考虑去除障碍,去除不必要的壁垒,去除行政障碍,这是政府尤其在京津冀区域建设中促进创新最重要,最应该去做的一件事。第二个是辅助和支持,支持我们的培训、基础设施,尤其是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转型的时候,怎么样培训人才,支持转型。另外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一言蔽之,去除障碍,为创新“架桥铺路”是政府在都市群协调发展中重中之重的角色。

    



首页 - BCG波士顿咨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