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色人阁-长沙找情人-长沙情人网-玫瑰 情人网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醉春风  »  立秋丨南山牛等:像无法预知的瘟疫,漫过大地

摘要: 今晚21点19分,四川阿坝九寨沟县发生地震,陇南周边震感强烈,天佑中华,但愿没有人员伤亡!祝福吧,朋友。\x0a昨天,醉春风平台推出了第一辑“立秋”主题诗歌,今日继续推出第二辑,共7人诗作,请诗友们赏读批评!\x0a2017.8.8

点击上方“醉春风” 可以订阅哦!

编者按:

今晚21点19分,四川阿坝九寨沟县发生地震,陇南周边震感强烈,天佑中华,但愿没有人员伤亡!祝福吧,朋友。

昨天,醉春风平台推出了第一辑“立秋”主题诗歌,今日继续推出第二辑,共7人诗作,请诗友们赏读批评!

2017.8.8

今日立秋


南山牛


说的是二0一七年的秋

从昨天下午就开始立了

----狂风暴雨中齐刷刷的伞

满路立起了五颜六色

把一条慢悠悠的西汉水

立起了足足三尺浪

 

立起来的物事总是好的

比如春天  夏天

比如呀呀学语的孩子

比如这个

使人爱不够的尘世

 

而今年的这个秋

立得却令人目瞪口呆

膛目结舌   就像

我突然老爬下的腰

撑起一副惊惶失措的脸

 

惶惶不安地瞅着

无情的风雨

怎样摧毁道路 田间

 

和田间里

几亩养活我的

命根子……

南山牛

南山牛,礼县宽川镇蒲家山村人,农民诗人,出版《家在甘肃》《犁铧翻开的村庄》《蓝墨水的上游》诗文集三部。

雨(外二首)


陇上犁


没有雨时 盼雨

焦渴的庄稼在盼

焦虑的人们在盼

雨来了  稀里哗啦

从昨夜直到今天中午

雨成了暴戾的河水

冲毁公路 农田

危急着房屋

 

像有的爱泛滥成灾

最终掩埋一切

立秋

夫秋者,万物渐次成熟

秋收冬藏 老气横秋也

尽管一场秋天的大雨

如泼妇骂街 光棍耍无赖

河流忽然臃肿暴戾

山川萧条 灾害横行

然已经成熟的秋田

苞谷 洋芋 葵花

终将丰收 裹我口腹

让悲秋者落下了诘难

 秋

春天的花开过 姹紫嫣红

夏天的果熟过 硕果累累

如今到了秋天 悲风凄雨

像人到中年的累与成熟

比如昨夜的飘泼大雨

比如现在的一点错误

让秋,沉重如鬓边的华发

陇上犁

本名魏智慧,生活,工作,写诗。甘肃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全国公安文联会员;著有诗集《每每有雪降临》《尘世的幸福》。现居甘肃西和。

秋天(之二)


河苇鸿


伏末的一场雷雨后

北方的秋天已来了

驴耳朵草早已听见了什么似地

又伸出了几只小耳朵

收割后的麦地改成了荞地

叫荞花的乡下姑娘

已出落的妹妹模样

一株野香荏奇异的芳香

已弥散成我晚风中的乡愁

 

而山梁上一头驮着犁的毛驴

正把劳动转移到另一块坡地里去

地气转凉了

谁的父母还在细密的秋雨里

播种小麦

河苇鸿

另一笔名川渡,男,教师。甘肃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低语的芦苇》。曾获第五届黄河文学奖。

秋风辞(外一首)


金勇


2015.8月,零点之后,我记下秋风辞的片断,就仿佛那是扎在骨头深处的碎玻璃。

 

谁是镜中的影子

谁是秋风中混沌的落叶

在这薄凉的尘世

有谁能爱,爱胜过秋天

有谁能悲,莫过黄昏

那落叶下的新枝

恰是死亡的开始

(1)

注定有一场秋风掠过湖面

飒飒萧木下的落叶,像蝴蝶

盘旋中飞舞

而我离开,下滑的身体

脱离了 母体之后

鹅卵石的小径上,早已不是从前的样子

第一片叶子,在蝉鸣暗哑时,

悄然落下,

而秋日,是否是你梦萦的归宿

当一茬又一茬的玉米梗

斜卧在僵硬的大地上

也就落在我迟迟不归的故乡

 

(2)

尽管有阳光普照

但我的北方,还是下雪了

再厚实的衣服

也包裹不住

心里的透凉

那就找块干净的墙跟

蹲下来,晒晒吧

只要灵魂不再霉烂

风暴过后

还是秋叶起飞的新生

(3)

每个沿途都是漏留的水滴

每道风景都是熟悉的陌生

当西风拂面,鸟巢生锈

沉默的石头,手脚冰凉

 

如果大雪向南,腐叶复活

谁又会收留一粒残融于地上的尘埃

就让风凛冽的吹吧!除了山

还有什么?能高过路

高过

灵魂的栖息

(4)

大雪向北又向西

措不及防啊,早来的寒冷

像无法预知的瘟疫,漫过大地

漫过如荼的秋色

筒子楼的空间,显然狭小

已容不下,你所要的温暖

那就将血脉降到根部

直到透骨的寒意,侵蚀骨髓

就让大雪覆盖,就让西风凛冽

就让无数朵雪花,把无数颗尘埃掩埋

连同枯叶,连同大地上凄凉的影子

还给秋色


秋辞


静守时光

静守秋天的雨水

不让泪水滑过荒凉的的山岗

不让果核腐烂在余夏的路上

秋天 注定是一场掠过大地的皮影戏

就那么一张一驰间 错过了季节

有那么多行行色色的陌路人

在满秋到来之即 匆匆上路

匿藏或者隐名 都在悄无声息地暗自进行

云朵拽着黄昏的衣襟

果核引诱天空的嘴唇

一个不经意的手势 就可以潮湿大片江山

就可以让早秋的风

在山凹里慢下来

我只是一株大地上蛰存 的千年的蒿草

做为一抹绿的形象

用来孕育

这伦绝而悲情的时光之音

金勇

甘肃康县人,写诗,读诗,生活。有诗歌作品散见报刊杂志。

立秋


老蕃麦


蝉鸣继续喊出疼痛

大树下堆放着它们

透明的衣裳

 

荞麦的花店刚刚开张

成群结队的蜜蜂    个个

醉眼朦胧

 

高举红缨子的苞谷林

忍不住浅笑    顽皮的豆荚

荡起秋千

 

横七竖八躺着的瓜

早已怀孕    

拔草追肥的我生怕

惊醒它们沉沉的瞌睡

老蕃麦

原名董治明,甘肃西和县人,多年来在务农、打工之余,一直坚持着诗歌的梦想。

立秋


乔斌琪


一场大雨

冲走了夏天

龙其    那些高举过阳光的碧草

腰一夜之间驼背

 

青纱帐深处的山歌

是谁家的村姑打开自己内心的天空

 

豆荚饱满甚至炸开

第一次看见尘世的忧伤

 

父亲再次挽紧背背篓的绳子

腿疼痛次数明显增多

 

我看见

重新扶起被雨冲倒菜苗的母亲

头上的霜提前落下

乔斌琪

甘肃礼县人,1980年生。爱好文学,尤其诗歌创作。

风过菜园


王亚亚


起风了,秋天。一阵接着一阵

吹过山谷

吹过院外的白杨树

 

泉水荡起了褶皱。旋复花

举起车轮一样的花朵,转动

 

少量的喜悦

瞬间颤栗成一只蝴蝶

 

起风了。我的菜园,绿浪滚滚

黄瓜摇摆成小编钟

掀翻的藤架下,有几颗番茄

摔出了火焰

王亚亚

1989年4月出生,西和县马元镇人,认为写诗者,都应该对诗歌抱有虔诚,敬畏之心。

长按关注

读者专栏

刊发读者来稿

温暖  冷峻  

有态度

坚持原创


醉春风


投稿邮箱:zui201604@163.com

                  295162902@qq.com(二选一)

随文附作者生活照

并附200字以内简介

投稿须知:

1.请按照上图中要求投稿。暂无稿费。

2.拒绝没有文学性的短文。

3.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同意醉春风公众平台和“春风微读”小程序同时发出。

4.投稿未尽事宜请加小编微信:z6616629

5.也可在在公众号右下角点击联系我们,扫二维码添加沟通,添加时备注真实姓名。

在常规的世界里

寻一种个别的阅读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