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龙袍与阿里的锦衣卫

08-14 22:05 首页 i黑马

黑马头条候选:腾讯因版权问题起诉网易云音乐、百度年会发放4个100万美元最高奖、小猿搜题指控作业帮在其应用发涉黄信息并蓄意传播…


但当黑马哥看到这篇以犀利的角度重新解读马云与阿里公关定位的文章时,当下拍案决定今晚的头条就是它了。


再说句题外话,在黑马哥实行的新规矩中(24小时内i黑马晚间档头条,评论点赞第一名送399元礼品),昨日获奖的朋友是@阿朱猪猪猪,共获得18个赞。


来源丨萌人胡说

文丨 胡赛萌


这两天,互联网媒体圈里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风波。野马财经因为一篇文章得罪了阿里投资部门,于是一场热闹且不体面的撕逼上演。原本温情脉脉的朋友圈顿时面目全非,各种站队和怒怂先后展开,几位阿里公关人员的情绪化语言更让人大开眼界。


企业和媒体,是一对相爱相杀的难兄难弟。企业要出名,必须借势媒体搞包装;媒体要生存,必须借助企业做内容。不过,一旦企业大了,媒体有话语权了,相爱就成了想杀。前者要堵住媒体的歪嘴,以防负面报道的影响;后者要盯着企业的软肋,以便于扬名立万,盆满钵满。


正因如此,企业和媒体之间的龌龊一直屡见不鲜。然而,尽管如此,但双方之间在争争吵吵打打闹闹之后,往往又不得不重归于好,携起手来过日子,毕竟吵架不是生产力,赚钱才是王道。


这就像中国农村的小夫妻,尽管争吵不断,但绝不会像经济独立的城市中产一样闹离婚,毕竟在小农经济的农村,相依为命的过日子胜过一切日常生活中的拌嘴。然而,这一次野马财经和阿里公关却闹到了法庭上见的地步,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本就一篇很小的文章,甚至连风波都算不上,等过几天,风停了,水波也就静了,吃瓜群众都是健忘的。可如今阿里公关把事情闹大,把事情搞得沸沸扬扬,闹得人尽皆知,反倒得不偿失。


作为一个局外人,这事轮不到我插嘴,只不过看到阿里公关怒怂野马财经李晓晔的那些话,总觉得有些陌生,不得不感叹阿里公关的大变样。


在业界,阿里公关是与腾讯法务齐名的铁军,攻城略地,每克必胜,就算在支付宝事件这样的战略级战役中,也罕有败绩,在公关界有着“北奇虎,南阿里”的美誉。



正因为有着对阿里公关的这样高大印象,所以这次的风波才让我很意外,大有铁军变流寇之感。因此,我不得不多问一个为什么,阿里公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答案,或许还得从阿里创始人马云那里去找。


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是阿里当之无愧的灵魂人物,其一言一行,所思所想都深刻地影响着阿里。


在阿里内部,有取花名的传统,马云给自己取的花名是“风清扬”。可是,这位风大侠不但没能像金庸原著中的那般远离江湖是非和武林纷争,反而成了退居二线的太祖。


尽管卸任了CEO,退居二线做了没实权的董事长,但是马云所在的二线比一线还一线,他本人依然还是阿里一言九鼎的领袖和灵魂。阿里的CEO已经换了一茬,马云还在董事长的位置上为阿里奋斗。看到这段,熟读共和国近代史的读者们会不会有似曾相识之感?


马云如果真想做风清扬,其实很容易,反正阿里已经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当之无愧的巨头和霸主,自己完全可以功成身退。远的不说,就学学联想家的老柳,不问公司政事,无心商界恩怨,专注于家庭,或含饴弄孙或耕读诗书,比如参加儿子的婚礼,跟罗胖搭伙卖柳桃。



不过,马云终究不是柳传志。柳传志确有退隐之心,可以说交权就交权,就算二度出山也是迫不得已,但马云却有帝王之志。


退隐的老柳可以悠哉悠哉地享受生活,退而不休的马云还得为阿里的一统天下而夙兴夜寐宵衣旰食,才有了火烧南极洲的战争动员和偷袭珍珠港的惊心动魄。这两年,马云又游走于中美两国,充当民间大使,跟特朗普谈投资、创就业,比当CEO的时候更忙了。


因此,说柳传志是冲虚道长我信,但说马云是风清扬我就万难相信。


作为这个星球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马云的忙碌当然不是为了钱,他自己早就坦言,钱对他就一个数字而已。他要的不是财富,是天下,是阿里巴巴一统互联网的马家天下。


马云已经有了黄马褂,但还差一件加冕的龙袍。尽管在阿里内部,马云早就如陈桥兵变后的赵匡胤一样是黄袍加身,但毕竟那是偏于一隅的割据政权,等赵匡胤灭后蜀、征南汉,伐南唐之后,才算是真正彪炳史册的宋太祖。



如今身躯日渐庞大的企鹅正在卧榻之侧酣睡,而且还不但进犯阿里的势力范围,忧心国事的马云无论如何是退隐不成。正是如此,马云才需要战斗力强悍的铁军来杀敌立威,御敌于国门之外。


或许,这才能解释为什么作为一个专业而严谨的部门,怎么一上来就恶言相向,骂完之后又恶狠狠地甩下一句“法院见”。这不是公关部体面的做法,更非公关人员恰当的行为,这是在给阿里的法务部增加工作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公关部门存在的意义就是减少法务部门的工作量,使更多有可能产生的法律纠纷和商业纷争在萌芽阶段就被解决掉,而不是将一个还在萌芽阶段的言语之争推向法庭。在中国这种人情社会则更是如此,毕竟,大家还在一个锅里吃饭,抬头不见低头见。


基于这个道理,法务部可以是鹰派,但公关部则必须是鸽派。这个道理,腾讯网总编辑李方在《悼念吴建民:为什么外交部必须是鸽派》一文中有过极为详细的论述。


“成熟国家的外交部,几乎必然是鸽派,几乎必然保持身段的柔软。他们知道,军方可以强硬,甚至最高领导人可以强硬,但外交部和外交官完全没有必要同样强硬。发出最后通牒和递交宣战书只是极端特殊的情况。绝大多数时间,外交部的使命是与交涉国保持沟通,随时准备谈判和妥协,甚至让步。外交部存在的必要性,就是有话好好说;即便必须传递强硬的信息,通常也都‘翻译’成外交语言,比如‘遗憾’,比如‘保留某某权利’。如果一味扮演鹰派,外交部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直接并入宣传部或国防部就好了。”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公司的公关部,不然公关部直接并入法务部算了,还公哪门子的关呢?


公关,简单来说就是搞关系,维护良好的双方甚至是多方关系,那就必须身段柔软,甚至忍气吞声和委曲求全。这看起来对公关人员很不公平,但这就是现实,不然老板何必要雇用一大群人帮他搞关系,自己赤膊上阵不就行了吗?


正因为老板搞不定有些关系,所以才必须借助于这些专业的公关人员来完成这项工作。公关人员的价值即在于此,公关人员拿了老板的钱财,当然得替人消灾,所以有时候委曲求全就在所难免。


如果公关部门不忍气吞声,那就是锦衣卫,成为消灭一切不同声音的强力机构。


朱老板当初创业的时候也没少受鸟气,先被陈友谅骂,后被张士诚骂,最后又被元朝皇帝骂。可是那时候企业草创,不得不放低身段跟这些人虚与委蛇打哈哈,骂就骂,忍忍就过去了。


后来,公司上市,大明一统天下,老朱便不再受鸟气,成立锦衣卫,独立于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的国家司法体系,将其直接置于老朱的掌控之下,哪里有反对的声音,锦衣卫的绣春刀就砍向哪里,如臂使指。



锦衣卫的存在就是为了消灭一切反对的声音,无论是宫内还是朝内,庙堂还是江湖,无论为官还是为民,只要敢于发表异见,锦衣卫诏狱的大门永远都敞开着。如此,朱老板才能在龙床之上高枕无忧。


如今,马云还没披上龙袍,但某些部门的锦衣卫做法便开始显露,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样的阿里,不是大家所乐见的,相信也不是马云所期许的。


马云出道很早,在江湖上也很有威望,一路走来,媒体始终伴其左右,给了他很多称号,从最开始的狂人,到后来的教主,再到如今的爸爸。这些年,马云一直带领着他的阿里军团攻城略地,努力扩张着阿里的疆域和版图。


不过,无论是是何种称号,都改变不了马云,他依旧是那个奋力向前进击的有志青年。


公司草创之初,马云为了拉投资,说了很多大话,被人视为疯子和狂人;后来,他吹过的牛逼都一一实现了,所以成就了一代教主;如今,他登顶首富宝座,又被亿万网友视为最有钱的干爹,成为国民爸爸。



不过,这些都不是马云所要的,他要的是天下,是一顶加冕的王冠和披身的龙袍,因而才有了他的退而不休,休而不养。也正因为他的这种奋进和勃发,阿里才得以创造中国商业史上的奇迹。


然而,在阿里还未一统天下和马云还没加冕之前,希望马云和他的阿里军团能多学学西柏坡的革命先辈。毕竟,太祖的训诫言犹在耳,坚持依靠群众,坚持团结统一,戒骄戒躁,艰苦奋斗。这,才是有志于天下的英雄所应有的胸怀和格局。



文来源于萌人胡说(ID:mrhshou),作者胡赛萌,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 黑马七月好文 ——


金庸江湖里的互联网鄙视链

周鸿祎:致想念我的人民

细数网易丁磊的人生起落

TMD成不了BAT的接班人

《权力的游戏》为什么好看?

为什么大部分复印店都是湖南人开的?

沙县小吃,穷人的深夜食堂

线下水军进化史

为什么方便面有大品牌而拖把却没有?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商务合作:15801105017(微信)

↓↓↓ 黑马高管营2期 培养你的事业合伙人


首页 - i黑马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