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场里,有钱性感富婆是如何玩男人的?

摘要: 第一章 我叫唐仲,是一名按摩师,用比较高端的说法,叫做保健师。  说起这个职业,大多数人第一

09-07 16:47 首页 综投财经



第一章 






        我叫唐仲,是一名按摩师,用比较高端的说法,叫做保健师。

  说起这个职业,大多数人第一印象想到的,肯定是鸡呀,鸭子啊什么的。

  实际上连我自己都不太好意思把自己的职业说出去,所以我给家里的说法是,我是做客房服务的。

  我做的是正规按摩,不过在咱们客房服务部,同样也有很多挂名的鸡、鸭什么的,接触得多了,我倒没有歧视他们的想法了,但要我自己去做鸭子,我是万万不可能接受的。

  酒店行业工作人员流动性很高,我在里面做了一年多,很快就成为了老员工,这么长时间积累下来,也有了一些熟客,再加上按摩技术还算不错,因此工资稳定在了七八千的样子。

  说实话,服务行业不好做,有时候遇到脾气古怪的客人,受一肚子气不说,可能还要被投诉扣工资。

  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我也不甘心总当个按摩师啊,就想着跟那些有钱人搭个线,以后说不定也多一条选择的路。

  结果却没有料到,我却因此而中了套,被人圈进了赌场里面,输光了积蓄不说,还欠了三万多块钱的高利贷。

  我想过要跑路,但却被抓了回去,也亲眼看到其他欠钱的人被剁了手指,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于是只好老老实实地工作,但高利贷利滚利,,我每个月那点工资,除掉自己生活必须用的,还完利息之后,根本就还不了多少本金。

  而且因为借了高利贷的影响,害得我在工作上也开始分心了。

  我有个熟客叫秋姐,每半个月都要来我这做个足部按摩。

  她是一名熟女,身材丰腴,尤其是胸部,大得惊人,每次给她按摩的时候,我都心猿意马的,总想跟人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发生。

  就在我借了高利贷之后不久,秋姐照惯例来了,打个招呼就找了个床位坐下,自己玩起了手机。

  我照例端上热水,帮她把鞋袜脱了,引导着她的脚伸进水里泡一下。

  谁知她的脚才伸进水里,立即尖叫一声,脚迅速抬起来,踹了我满脸的洗脚水。

  她说水太烫了。

  我一愣,急忙拿手一摸,还真是很烫人,这才想起刚才倒热水的时候,我因为想着还高利贷的事情,又分心了,没注意试一下水温。

  我急忙给她道歉。

  秋姐摸着脚,嘶嘶地吸气,问我说,你怎么了这是?今天看起来不太正常啊。

  我没吱声,重新打了一盆水,给她做完足底按摩。

  受到我的气氛影响,秋姐也不再说话了,房间里显得很沉默。

  给她做完足底按摩,我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陪着她说几句话,直接就出了房间。

  要知道平时我总会若有若无地瞄几眼她饱满的胸部。

  秋姐也知道我的习惯,对此并不在意,反而有时候还会拿我打趣。

  这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上出现失误,之后不久又有一个中年妇女来做按摩。

  我进房间的时候,看到她是阴沉着脸的,知道她心情不好。

  所以我打起小心给她服务,但还是失误了,被她骂了好几次。

  之后我就被投诉了,我们老大张端奇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把我好一通训斥。

  张端奇三十多岁,在酒店这个行当里已经厮混了二十年的时间,他不喜欢我们叫他张经理,总让我们叫他张哥。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现在这社会,是个人头上都顶着个这个总,那个总的,当经理的,不就是个跑腿的么?他也不见得比我们高贵到哪里去,叫声张哥,也亲切一些,再加上他对手下还是挺照顾的,所以也挺得大家的尊重。

  张哥训斥了我一通之后,就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以前客人点我的时候,都挺满意的,怎么最近几天开始,就连熟客都开始投诉我态度差,技术不过关。

  我没说,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因为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一个月七八千块,如果能够好好做下去,总有一天能够把高利贷给还清的。

  后来也不知道张端奇是从谁那里打听到的,知道我借了高利贷,趁着下班休息的时候,把我叫了出去,找了个路边摊,点了些烧烤,要了几瓶啤酒,陪着我猛喝了一阵。

  老大也不说话,搞得我惴惴不安的,等两瓶酒下肚,老大才对我说,小唐啊,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高利贷能早点还了就早点还了。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告诉我,说他以前有一个朋友,跟我的状况差不多,也是欠了高利贷,天天被高利贷追债,名声毁了不说,连手指也被剁了三根。

  我是真不怀疑他的话,因为我第一次被催债的时候也没放在心上,结果就亲眼看到欠债的被剁了手指,那些放高利贷的,可狠着呢。

  我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犹豫再三,再加上酒气在脑子里一冲,顿时就问了一句,张哥,有没有什么来钱快的办法。

  当时张端奇看了我半天,露出个莫名高深的笑容,对我说,你在咱们这一行也做了这么长时间了,什么行当来钱快,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

  当鸭子?我能行?

  大家在外面行走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路边小广告“诚招男女公关,月薪万元,工资日结”。

  说实话,在那些小夜总会、俱乐部什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但在咱们酒店,月薪万元真的是太轻松了。

  我这话真心一点没夸大,毕竟是高档酒店,好歹也是差一点就能评星级的,很多有钱的二代都喜欢在咱们酒店里玩。

  为什么?

  因为安全呀!

  就算开毒趴,只要不搞死人,也不会有人去举报;就算扫黄打非,咱们这种正规酒店消息也灵通得多,警察这还没进门呢,楼上的就已经得到消息了,衣服一穿,随便拿个扫帚在房间里糊弄两下,就算警察也看不出来。

  至于那些小娱乐场所,一遇到扫黄打非,总得有人遭殃。

  是人家消息不灵通吗?

  不是,那是因为警察出门,总不能让人家空手而归吧?所以肯定就会有倒霉蛋被留下来咯。

  至于做皮肉生意,到底收入如何,其实大致估摸也能算得出来。

  老司机都知道,在大学城外头找学生妹约炮,暗号是什么呢?

  其实就是在车顶上放水,一个人玩就放一瓶,两个就放两瓶;矿泉水是两百块一次,绿茶三百,脉动四百,红牛六百,这在行业里都已经是潜规则了。

  妹纸要是出来卖,就拿了水瓶,坐进驾驶室,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合口味,可以说一声“不好意思,我在等人”,妹纸自己就懂,会出来重新把水瓶给你放车上。

  相对来说,鸭子的收费要略高一些,所以一个月上万块的收入,真心不是难事,有时候一天晚上多接几个,就是好几千块了。

  看到我犹豫了,张哥笑了笑,劝我说,你先赚点快钱,把高利贷给还了,免得被人给追债,到时候要是断手断脚的,你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被他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但还是有些犹豫。

  因为在酒店里待得久了,很多东西耳濡目染的多,所以了解也就详细。

  出台什么的还是小事,怕就怕又沾上其他东西。

  光是个赌都害得我快要不能翻身了,要是再沾上毒,那我这辈子可就真的玩完了。

  张哥也看出了我的犹豫,没有再多说,又给我倒上了酒。

  这一晚上也不知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过了。

  然而大概是连上天都觉得我应该去做那一行吧,眼看每个月还钱的日子越来越近,酒店却突然通知,因为财务结算的问题,工资要晚几天发。

  这可把我给急坏了,晚发几天工资?这特么不是要了我的命吗,那些收债的,可不会跟我讲道理的。

  接下来几天,我是想尽办法,各种躲藏,但在酒店不露面不行啊,不然工作就要丢了。

  眼看躲过了还钱的那天,还没等我松一口气,第二天的晚上我刚刚下班走出酒店,一辆面包车突然横在了我的面前,几个刺着纹身,戴着金链子的壮汉把我抓进了面包车。

  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擦着我的脑袋,砍在了靠背上。

  我跟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拿西瓜刀的被其他人叫做飞哥,心狠手辣,据说是金牌打手。

  他叼着烟,一口浓浓的烟雾喷在我的脸上,狞笑着问:“杂种?躲着我是吧?腿不想要了?”

  我吓得浑身打颤,急忙辩解:“飞哥,我真不是在躲着你,主要是酒店发了通知,这个月的工资,晚几天才发的。”

  飞哥根本就不跟我讲道理,晃了晃西瓜刀:“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昨天就是还钱的日子,你没来还钱,按照规矩,我们要剁你一根手指。”

  说着他抓住我的受,西瓜刀比划了两下。

  我的尿都快吓出来了,哭着说:“飞哥,你再宽限我一天!就一天,我明天就还钱。”

  “不行!”飞哥大喊一声,高高地举起了西瓜刀。

第二章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拉开了面包车门,飞哥反应也是贼快,一下子就将西瓜刀藏在了身后。

  打开门的居然是张哥,他先是扫了一眼面包车里的情况,然后皱了皱眉:“飞哥,他是我的人,给我个面子,这次放他一次。”

  看来张哥还是挺有面子的,飞哥收起了西瓜刀,说是面子可以给,规矩不能坏,今天必须得还钱。

  张哥问他们要多少。

  飞哥笑了笑,说至少要把这个月的利息还了,四千块。

  等张哥帮我还了利息钱,飞哥几脚把我踹下了车,开着面包车扬长而去。

  张哥把我扶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话都没说。

  但这一次是真的把我吓惨了,没想到只是拖了一天,这些该死的高利贷就要剁我的手指。

  看来是不能不去搞那一行了,先把高利贷还了,大不了以后换个地方重新生活好了。

  可是我又有些担心,做那一行,不是要器大活好吗?

  抱着疑问,我找到了酒店里跟我关系还算不错的“鹅”丘本。

  丘本是“CC”,也就是男同里面的“妹纸”,穿着打扮女性化,甚至经常会出现男扮女装的情况。

  不过丘本并不是真正的同性恋,只不过是做的那一行的生意而已,他的收入,在整个酒店里都算很高的了,有时候一个晚上都能赚上万块。

  听我打听做鸦是不是要器大活好,丘本就笑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长期扮演妹纸的缘故吧,丘本音容笑貌都已经跟女人几乎没什么区别,他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取笑我说,怎么你也想下海了吗?

  我就把自己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丘本又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干,收入很高,运气好的话,顶多几个月就能把高利贷全部还清。

  要不是逼得急了,我才不会去做鸭呢,至于男同,那是根本不能接受,我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丘本的“好意”。

  见我始终不肯松口,丘本就回答了我的问题,告诉我说,其实当鸭,对下面那玩意儿,没那么多要求。

  经过丘本介绍,我才知道,原来男人那话儿,平均值的话一般也就十三到十六公分的样子,再长,那就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

  至于做那事儿的时间,五到十分钟,都是属于正常向的,越是年轻的,坚持的时间反而越短,只不过年轻人精力好,一天晚上可以做好几次。

  至于满足客人的需求,那就需要用到嘴巴和手指了,当然某些工具也是可以的。

  我回去比划了一下,觉得自己好歹也是平均值里面的,就找到了张端奇,让他帮我联系了负责这方面的兰姐。

  酒店里面这些鸡鸭鹅都是有专人管理的,兰姐就是负责鸭子这一块的。

  见到兰姐的时候,她正坐在电脑桌前玩游戏。

  她属于那种让人一眼看上去,有一点觉得惊艳的女人,身材凹凸有致,身子前倾的时候,高耸的胸脯都能压到键盘上。

  张哥跟她打了个招呼,把我的事情说了说,兰姐就放下游戏,示意我坐到她身边。

  她打量我的眼神简直肆无忌惮,好半晌才轻轻点了点头,说我外型还算不错,不过穿着打扮上面还是要注意一些。

  完了兰姐又跟我讲了不少做这一行的规矩,以及酒店方面的抽成。

  各位还别觉得奇怪,皮肉行业虽然上不得台面,但酒店既然提供了地方,还会想办法给做这一行的提供庇护,收点抽成也是理所应当的。

  大概也没人愿意张开双腿赚钱,结果还不知什么时候被抓紧去吧。

  接下来就是培训,就算是做鸭,那也是服务客人的,怎么用嘴、手指取悦客人,都是有讲究的。

  好在我本来就在酒店做了一年多时间,以前又是当按摩师的,还是有些功底,学得也比较快。

  一个星期的培训之后,兰姐通知我,可以上岗了。

  我的对外称呼是“私人保健师”,提供最全面的顶级服务,给客人以最高级别的“享受”。

  做鸭子这一行,起步是最难的,尤其是我这样的新人,因为没有熟客,很难被人指名。

  我等了三天,客人没等到,倒是跟其他几个鸭子混得比较熟了,我叫他们师兄。

  从他们的嘴里,我也知道鸭子这一行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赚钱。

  有些四五十岁的老女人,满身肥肉,看着都倒胃口,根本硬不起来,怎么办呢?不还是得强迫自己做下去。

  还有一些口味玩得比较重的,就更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了。

  咱们酒店玩重口味的比较少,就只有一个,姓卓,经常出去一晚上,第二天回来都快走不了路了。

  一直到第四天,终于有人指名了我要我按摩,想到有钱可赚,我当然很兴奋,收拾收拾东西,提着工具箱,结果进了房间差点没把我给惊掉眼球。

  那是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满身赘肉,脸上厚厚的粉底都盖不住油光。

  我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倒胃口。

  但咱们是不能挑客户的,于是我一边把工具什么的弄出来,一边让她趴在床上,一边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最高的手段展现出来,希望这老女人舒坦了,别提那方面的要求。

  我的按摩技术在整个酒店都是拔尖儿的,老女人也十分享受。

  但正常服务完了,老女人看着我问,帅哥,做那个吗?

  兰姐之前说过无数次,不能拒绝客户的要求,客户提了,就要想办法满足。

  可这种极品客户,我是真心没那想法,只好硬着头皮说,有的,如果你要的话,我马上准备。

  接下来的场面不好详细描述,好在那个老女人也知道我是新人,并没有强迫,让我用嘴、手和工具弄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吧,总算是舒坦了。

  老女人给我留下了五百块钱的小费,其余的费用,当然是到兰姐那边去结算的。

  她穿好衣服,看了我大概三五秒的样子,似乎意有所指地说,小帅哥,做这一行怎么能像你这样呢,以后要真出柜了,记得找我哟。

  我强忍着恶心,把她送出房间,之后就再也忍不住,趴在厕所里吐了好久,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这还是我的第一个客户,人虽然丑了点,但性格其实还不错,并没有逼迫我做不愿意的事情,但以后呢?谁能保证以后的客人会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如果自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只怕以后的日子……

  其实我知道,我要是不调整好心态,高利贷怕是很难还得上。

  我是新人,刚开始上钟,赚的钱其实并不多,有时候一天一两个客人,有的时候一个也没有,而且其中大多数都只是普通服务,对那方面有要求的并不多。

  丘本后来告诉我,说那是因为兰姐的照顾,几乎每一个新人来的时候,兰姐都会找一些性格不错,没那么多要求的客人,让新人能够调整好心态。

  我也不知该不该感谢兰姐,现在我的心情很矛盾,知道自己应该老老实实地做下去,却又怕自己泥足深陷,以后再难以脱身。

  就这么做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吧,眼看离还钱的日子越来越近,我渐渐也开始焦急起来。

  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发现居然比以前做正规按摩师的时候没多赚多少钱。

  兰姐是个心思剔透的人物,她看出了我的异常,找我好好谈话了一次,完了拍拍我的肩膀,说会帮我安排。

  果然第二天,我就接到了一个“大客户”。

  怀着对兰姐的感激之心,我打开了房门,看到一个很美的女人正坐在床上,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双腿,很长,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那种能玩一年的美腿。

  看得出来,她的穿着很名贵,肯定是个有钱人。

  我心里想不明白,这么美,还有钱的女人,居然也会出来鬼混?

  像这种客户,一般都是指名熟人的,毕竟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怕丢脸,兰姐能把她安排给我,肯定花了不少心思的。

  女人看到我进来,面不改色,依旧看着手里的时尚杂志。

  她点的是一个888的套餐,在咱们酒店,这样的服务已经属于不便宜的那一类的,要是有其他要求,还得另外加钱。

  我走到她身前,放下工具箱,轻声问她:“可以开始了吗?”

  我说话的声音很轻,就怕打破了她恬淡的美丽。

  她轻轻嗯了一声,放下杂志,把脚伸到了我面前。

  我帮她把鞋袜脱了,又问:“需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她愣了一下,问我是不是新来的。

  见我点头,她就趴在床上,说先给我按摩吧,其他的再说。

  我小心翼翼地使出看家本领,给她揉肩、捏背、按腿。

  她的皮肤保养得很好,光滑细腻,很有弹性。

  她的肌肤很有弹性,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产生反应了,心里就不免有些期待起来,不知道她会不会要求那方面的服务呢?跟这样的女人做,我是一点也不抗拒的。

第三章 

  肤白腿长,身材好不说,关键是她还有着一头我最喜欢的乌黑长发,说实话,做这一行也有一段时间了,给她服务,是我最开心的一次,也是我最期盼的一次。

  我感觉下面硬得不行,给她按摩的时候,难免就会有一点摩擦走火什么的。

  她肯定也感觉到了,却只是趴在床上,似乎对我的暗示没什么反应。

  我也不好太直接,毕竟做这一行,不能自己主动要求,没有客户的允许,任何越线的动作都是不被允许的。

  我在酒店这一行也做了这么长时间了,加上被高利贷催得紧,学东西也用心,这按摩技术自然还是不错的。

  做了一个全身按摩保健,她坐了起来,满不在乎的在我面前脱了衣服。

  她的身材真的很好,穿着衣服的时候还不觉得,等衣服一脱,才发现她的胸部也很大,两点樱红在饱满的酥胸上格外漂亮。

  我当时差点就忍不住了。

  女人的身材好不好,真心要脱光了才好比较。现在很多女人的好身材,其实都是靠衣服弄出来的,比如塑身内衣什么的,其实很多女人都有穿。

  她脱完衣服,随意地一甩,便走到了浴室门口。

  这个过程中,我一直愣愣地,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傻愣着干什么?过来。”她对我招了招手。

  难道是要玩浴室play?

  不过很快我就醒悟过来,咱们的大保健服务里,还有浴室服务的。

  我跟着进了浴室,也只是做的很正规的服务。

  洗好澡出来,她又再次趴在床上,要我给她做指压。

  在做保健的过程中,一般都要推销一些保健产品拿点提成,我给她推销了一些,但看她似乎没什么兴趣的样子,我也就不再多说了。

  老老实实地做完大保健,她翻个身,看着我,突然说,你还不错。

  这话有点没头没脑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就没接茬。

  她等了一会儿,又说,给我加个服务吧。

  这话其实就是指那方面的需求了。

  于是我就用手和嘴“工作”起来,至于真刀真枪肉搏?我倒是想,但客户没要求,我也不敢乱来呀。

  所以说做鸭子,其实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舒服的。

  用嘴服务,在鸭子这一行有个形容词,叫做“唰”,大家看字就懂了。

  给她唰了一会儿,我发现她的反应很冷淡。

  这让我挺受打击的,因为一般来做大保健的女人,就算只是手口服务,伺候得好了,总会舒服地哼哼两声。

  可她呢,就像块冰块似的,完全不给半点反应。

  我不服气呀,于是唰到她耳边的时候,终于发现她有了一点小反应。

  看来她的耳朵是敏感部位。

  于是我在她耳边着重唰了几次,又轻声夸奖她皮肤好。

  当然我自己的反应其实也挺激烈的,毕竟她可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

  弄了一会儿,她终于开始有反应了,轻轻地哼了一声。

  差不多弄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总算弄完了,我也对自己的技巧挺满意的,至少把这冰块给制服了。

  歇了一会儿,她爬起来,问我有烟没。

  我说有,不过是男人抽的。

  她说没关系,要过去一根,点燃,抽了两口,就开始发呆。

  看她那模样,估计是有什么心事,我也不好追问,就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她抽完烟的时候,我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她从坤包里拿出三千块钱,说你去帮我把账结了,剩下的是你的小费。

  她的套餐费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顶多也就一千五百块左右,也就是说这一单,我就赚了一千五!

  我连忙对她道谢。

  她只是摆摆手,看了我一会儿,说你先走吧,我再休息一会儿。

  我又问她有没有其他需要服务的,她只是催我赶紧离开。

  赚了这么大一笔,我心里其实挺高兴的,不知不觉间心理就有了一个不小的转变,对于做鸭子也没那么抗拒了。

  俗话说有一就有二,给那位美女做过大保健之后,我的心态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算是一些让人倒胃口的肥婆,我也能忍着服务了,大不了闭上眼睛,把那些肥婆想象成她就行了嘛。

  我跟师兄说起这事,他们就笑着说,这是兰姐照顾,其实大多数人才做这一行的时候,想法跟我差不多。

  毕竟男人嘛,跟女人做那事儿的时候,首先不就是看脸嘛。所以说颜值这东西,在现在可真是太重要了。

  那个美女简直就跟我的幸运女神似的,自从做过她的业务之后,我的生意就开始好了起来,慢慢的有了一些熟客,陌生客人对我的服务也还挺满意的。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来玩的女人,我都能伺候得很好。

  有些实在太倒胃口的,就算我闭着眼睛去想,有时候也很那什么的。

  有一次我就遇到过一个女人,肥肥胖胖的,看起来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吧,打扮得很妖艳,一看就是那种经常到处去混的。

  她点了我的钟,我去上钟的时候,老远就闻到一股混杂着浓浓香水味的狐臭,差点没把我给熏死。

  女人看到我进来,眼睛都快放光了,不等我开口,直接就说,帅哥,咱也别玩那些虚的,直接点来吧。

  我当时差点没吐血,她那浓重的体味,真是让我下不去嘴呀。

  好说歹说,总算让她同意我用道具。

  下不了嘴,手上功夫却还是要用足的,不然被投诉了,我的日子也不好过。

  弄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吧,在工具的帮助下,总算把她伺候舒坦了。

  最后拿到了三百块小费,说实话,就这点钱,还不够我恶心的。

  当然做这一行,也不全都是那些事,其实女人跟男人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男人出去玩,多半都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找到女人脱了裤子就干,完事提上裤子就跑,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女人却要感性得多,就算是出来玩的,愿意真刀真枪跟鸭子做那事儿的也很少。

  我总结了一下经验,发现一般来做大保健的,很少有真正漂亮的女人,毕竟现在漂亮女人都是稀缺资源,不会缺少追求者,满足生理需求也不用找我们。

  来找鸭子的,其实大多都是那种有钱,但又人老珠黄的贵妇。

  出于种种原因,这些女人在家里得不到丈夫的关爱,又没办法出去保养小白脸,于是就喜欢往我们这样的地方跑,享受我们的口舌服务。

  这种女人,也是比较好拉拢容易成为熟客的,所以平时如果能经常保持联系,对她们多加关心的话,从她们那里赚钱也要容易一些。

  简单来说,这种女人就是缺爱,只要你能趁虚而入,其他的就都好说了。

  当然作为正规酒店,来做大保健的,并不都是出来玩的。

  比如我有一个熟客,我还记得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是在那个让人恶心的狐臭女人之后不久。

  她是个小白领,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挺憔悴的,平时应该压力很大。

  当时她点了个套餐,我上钟的时候,看到我是个男的,她就表现得很慌乱,问怎么是个男的。

  到嘴的鸭子总不能让她飞了吧?

  我想也没想,就回答说,你点的套餐,需要专业的男性技师才能够完成,请相信我,我是专业的。

  可能是我的表情实在是太到位了,她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认同了我的说法。

  她点的是三百块的全身按摩,当然不包含其他服务。

  我让她换上浴袍趴在床上,手摸到她肩膀的时候,就感觉她几乎是本能地抖了一下。

  这是太紧张的表现。

  我就一边跟她说话,一边让她放松:“小姐,放松点,我是经过专业培训的,不会乱来的。”

  其实像这种正规的全身按摩也不好做,尤其是长期保持坐姿的白领,因为缺乏运动,浑身骨头紧得跟什么似的,肩膀、腰一般都有问题,按摩起来非常费劲。

  这小白领自然也不能免俗,她肩膀跟腰部硬得跟铁似的,看来有好长时间没有进行过锻炼了,按上去咔咔作响,把她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小姐,你这有很长时间没锻炼了啊,平时要多注意一下,现在年轻可能不觉得,等一到三十岁,怕是什么腰酸背疼的毛病就都来了。”

  这些话可不是我胡说八道,普通人平时缺乏锻炼,一到三十岁身体走下坡路,这都很正常。

  小白领就说,平时上班挺忙的,公司本来就没锻炼的地方,平时住的小区也不大,连个跑步的地方都没有。

  我就说回头我教你几个动作,平时没事了就可以做,锻炼肩膀跟腰部,放松神经,效果还是不错的。

  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很快就把背后按摩完了,让她翻过身来,按到她胸口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说这里能不能不做。

  我笑着说,没问题,不过乳中穴可以丰胸,缓解痛经,期门穴可以化瘀解郁,缓解乳房胀痛,都是很有效果的穴位。

  小白领就犹豫了起来,踌躇着问,期门穴和乳中穴在哪里呀?

后续更精彩 !!!更多限制级内容请 “阅读原文”。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首页 - 综投财经 的更多文章: